【博物之島新訊】博物館如何面對殖民歷史?牛津大學皮特・里弗斯博物館以展示設計回應

牛津大學皮特・里弗斯(Pitt Rivers)人類學博物館(何慕凡 攝影)

作者:何慕凡(英國倫敦大學學院考古學院博物館學研究所碩士)

人類學(Anthropology)是一門研究人的學科,起源於大航海時代,歐洲人在探索新大陸的過程中,開始研究各地的異文化,並成立博物館收藏因為研究或好奇而從異文化帶回的物件。但隨著時代的演進,人類學的中心已從對異文化的研究,轉向重視對每個文化的尊重,成為去中心化的學科。因此,人類學博物館的展示設計也呼應學科的轉變而展現不同風貌。

博物館內部的圖騰柱(Haida totem pole)(何慕凡 攝影)

 

皮特・里弗斯博物館(Pitt Rivers Museum)屬於牛津大學博物館群之一,以類珍奇室的展示設計聞名,在人類學博物館中頗富代表性。該館成立於1884年,館藏源自皮特・里弗斯將軍(Augustus Pitt Rivers, 1827-1900)的捐獻。里弗斯的一生熱衷於收藏考古與民族學相關物件,在55歲退休那年還成為史上首位古蹟檢查員(Inspector of Ancient Monuments)。

皮特・里弗斯將軍從軍時期熱愛收藏槍枝,各種型號的長槍展示於博物館的天花板上。(何慕凡 攝影)

 

里弗斯的藏品來自差旅各國時的收藏,大量出於異文化的物件難免涉及殖民背景下不對等的收受關係,如何以展示回應殖民爭議?是該館必須思索的議題。作為人類學博物館,皮特・里弗斯博物館所做出的回應是去除策展人中心的展示設計。館內沒有參觀動線的起頭和結尾,展示分類也不以任何年代、文化來源區分,而是純粹就物件本身的製造技法或功能去分類,將不同時空、文化、地理位置,但卻相似的物件擺在一起。此展示設計的目標在於透過相似物件的展示,讓觀眾能夠觀察人類如何透過製造與使用物件,來適應環境、解決生活上的問題,並且透過比較認知普世性的人類行為。然而,此種比較是否會讓觀者產生優劣判斷心態?值得深思。

各種民族文化的面具展示(何慕凡 攝影)
各式復活節彩蛋展示(何慕凡 攝影)

 

在2020年英國疫情動盪多變的時刻,皮特・里弗斯博物館舉辦了以「激進的希望」(Radical Hope)為主題的一系列線上研討會,進一步討論這間走過百年歷史的博物館該如何面對殖民歷史?並重新想像博物館如何成為支持人們分享不同知識與經驗的場域?研討會主題涵蓋文物返還、LGBTIQA+議題、無障礙參觀服務等,更安排與物件來源的部落長者與博物館專家一同討論文物返還的議題。不管怎麼說,歐洲人類學博物館的殖民歷史是其必須背負的重擔,在多元紛呈的當代,如何面對過去並與之溝通、和解,是人類學博物館必須不斷研究的課題。


參考資料:

閱讀更多:【國內外資訊】

(本系列文章與文化部博物之島同步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