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之島專文】COP26不缺席!博物館共商氣候變遷因應之道

COP26不缺席!博物館共商氣候變遷因應之道。年輕世代也加入Green Zone氣候行動。(林彥廷 攝影)

作者:

汪筱薔(英國格拉斯哥大學博物館學研究生)

林彥廷(英國格拉斯哥大學博物館教育研究生)

2021年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COP26)在英國格拉斯哥市(Glasgow)展開,各國代表、機構、社群,及關心氣候變遷議題的倡議家們齊聚,會場內討論的議題包括碳排放、婦女與氣候變遷、氣候融資等,除了取得新共識,終極目標是控制全球氣溫增幅在1.5度內,促成政府、企業和民間合作解決氣候變遷問題。相關活動不侷限在蘇格蘭主會場,英國各地也有為數可觀的氣候遊行、環境永續行動。

繼京都議定書(Kyoto Protocol)問世後,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FCCC)於2015年通過另一項重要氣候決議: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推出與教育和文化相關的氣候賦能行動(Action for Climate Empowerment, ACE),提及六個重要實踐面向,包含教育、訓練、公眾意識、公眾參與、公眾資訊獲取、國際合作,已然宣告博物館實際能成就的氣候影響力。就像ICOM表達的立場,博物館應扮演以文化處理氣候危機的角色,藉此定位產生積極正向的調適功能。

COP26期間,不同世代、甚至寵物,一同參與遊行為未來發聲。(夏楠 攝影)

 

以文化對治氣候變遷

氣候變遷離不開人類社會發展與文化實踐,因此博物館不僅有責任參與,也應採取更為徹底及全面的具體行動,藉由COP26凝聚未來能開展的行動力。本次許多有氣候危機共識的博物館都清楚做出發展承諾並結盟,展現協力達成ACE目標的決心。博物館與氣候變遷網絡(Museums & Climate Change Network, MCCN)就是由專業人士於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組成,至今已累積龐大的氣候教育資源。

MCCN在COP26也集結倡議,於歐盟會外活動(European Union side events)策劃下,分享如何透過遺址決策、組織、研究與公眾計畫驅動氣候行動。與會者包括ICOM主席、義大利文化部官員、策展未來(Curating Tomorrow)創辦人Henry McGhie、紐約氣候博物館館長等代表,由倫敦大學學院(UCL)學者Rodney Harrison主持,領導促成氣候變遷之於文化的主題討論。

 

博物館如何為氣候行動?

在COP26召開前,號召全球響應的「重新想像博物館為氣候行動(Reimagine Museum for Climate Action, MfCA)」競賽計畫已展開,此活動就是由Henry和Rodney合作籌辦,領銜機構包含英國研究和創新(UKRI)藝術與人類研究委員會、格拉斯哥科學中心(Glasgow Science Centre)、遺產研究(Heritage Research)。該計畫期許博物館作為氣候行動的催化劑,參賽團隊針對兩大主軸「綠色未來」與「氣候正義」提案,重新思考並設計博物館,以根本回應與處理氣候危機,與公眾一同積極實踐環境永續的未來。最終獲得48國響應,產出約260件提案。

經過評選後選出最具潛力和啟發的8組提案,在格拉斯哥科學中心展出。參展計畫「存在(Existances)」提出博物館成為與自然建立和諧關係的空間,具體支持社區面對氣候危機。另一項「自然未來博物館(Natural Future Museums)」正視原住民社群與自然環境的緊密關係,將原住民的領地視為一座氣候行動博物館,記錄其在生態系統發揮的關鍵作用。英國「鄧迪交通博物館(Dundee Museum of Transport)」則規畫以建材、交通技術革新作為邁向零碳排的手段。「我們一同風化(Weathering With Us)」則提出一種新型的動態建築,將蒐集而來的全球氣候數據轉化為可視圖像,以礦物風化的形式呈現在建築物下方沙地,即時反映氣候現況。「博物館開放之窗(Museum of Open Windows)」則鼓勵公民扮演蒐集者和策展人的角色,蒐集在地社區生態變遷的證據,同時也呈現日常之美。MfCA團隊在此特殊時機也發布氣候賦能線上資源,作為鼓勵博物館落實氣候行動的指南。

「重新想像博物館為氣候行動」展覽。巴西團隊提案計畫「存在」,思考博物館如何成為與自然建立和諧關係的空間。(林彥廷 攝影)

 

英國博物館的實踐案例

位於格拉斯哥大學內,蘇格蘭歷史最悠久的亨特博物館(Hunterian Museum and Art Gallery)也推出氣候行動,為種類眾多的典藏品加上綠葉符號,說明人類行動與環境變遷的關聯性。館方以一幅仕女品茗的油畫說明極端氣候對亞洲、非洲等茶產地的影響,旱災、水災不僅影響茶葉產量,更影響風味與品質,未來英式下午茶可能走入歷史,這對無茶不歡的英國人來說影響頗大!館方另在藏品「坤輿全圖」旁放了現代地圖,邀請觀眾拿出隨身攜帶的任一物品,如外套、手機、皮夾等,找出其製造地並用貼紙標示在地圖上,藉此思考全球化與貨品碳足跡對環境的影響。

亨特博物館以一幅仕女品茗的油畫,說明極端氣候對亞洲、非洲等茶產地的影響。(©The Hunterian, University of Glasgow
亨特博物館在館藏「坤輿全圖」旁放置現代地圖,邀請民眾找出隨身物品的製造地,並用貼紙標示在地圖上,思考全球化與貨品碳足跡對環境的影響。(林彥廷 攝影)

 

再者,博物館作為重要的文化樞紐,富有地方創生與活化聚落的機能,是匯集公眾意識的絕佳場域,「愛地球(Loving Earth Project)」計畫的展出,就是地方博物館推動公眾參與的實例。該計畫旨在透過織品藝術表達個人對環境的擔憂、恐懼、期待與愛,當中可見COP26、森林野火、北極融冰、戰爭與氣候變遷、青年為氣候議題罷課等創作主題。除了在社區型瑪麗希爾博物館(Maryhill Burgh Halls)蘇格蘭海事博物館(Scottish Maritime Museum)展出,也在COP26期間於主辦城市內及周圍場所展示,並計畫持續巡迴到2023年。

愛地球計畫於瑪麗希爾博物館展出(汪筱薔 攝影)

 

另外,英國自然史博物館(Natural History Museum)也宣示博物館作為科學及文化領導者的關鍵地位,將對抗氣候變遷作為整體發展主軸,應對策略包含擴大收集工作,持續分享科學數據與生態證據,打造具有韌性與永續性的組織文化,並為生物擴增棲地、教育民眾與生物共生,以解決城市生物多樣性急遽喪失等問題。蘇格蘭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s Scotland)也將應對氣候變遷與環境衝擊列為政策發展的優先事項,以實際政策導引具體行動,推出「蘇格蘭的氣候挑戰」展覽及氣候危機系列影片

 

全球協力,在地行動

氣候變遷對於博物館、古蹟、自然遺產等文化資產已造成嚴峻威脅,博物館跟社會都應擁有全球視野、付諸在地行動。COP26的結論含有妥協但也帶來契機,開啟博物館關注氣候危機的新氣象。誠如ICOM主席Alberto Garlandini指出:「許多研究證實,博物館是全球最值得信賴的機構之一。博物館在支持永續環境政策、傳播科學訊息和鼓勵當地社區的永續實踐上處於獨特地位。」氣候變遷肇因於人類行為,需從整體社會尋求解決之道,從格拉斯哥的經驗可發覺,在氣候變遷危機中,沒有人是局外人。


資訊來源:

閱讀更多:【國內外資訊】

(本系列文章與文化部博物之島同步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