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太博物館連線專欄】為藝術教育及文化傳承而生—印尼現代及當代藝術館

Born for Art Education and Cultural Heritage: The Museum of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 in Nusantara

為藝術教育及文化傳承而生—印尼現代及當代藝術館

Born for Art Education and Cultural Heritage: The Museum of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 in Nusantara

作者:周品華(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碩士生)、林韻丰(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文化資產與藝術創新博士班博士生)
責任編輯:田偲妤

印尼現代及當代藝術館(Museum of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 in Nusantara, MACAN)為一間2017年剛開幕的私人美術館,由印尼億萬富翁Haryanto Adikoesoemo所創辦,旨在推廣藝術教育及文化傳承,試圖在充滿藝術商業氣息的印尼播下藝術的種子。本次透過訪談館長、教育組組長與策展研究人員,了解此館營運宗旨、展覽製作方式及教育活動安排,了解MACAN如何讓孩子藉由藝術認識自身文化歷史,成為更有創造力的下一代。

關鍵字:藝術教育、美術館、印尼藝術

The Museum of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 in Nusantara (MACAN) is a private art museum newly opened in 2017, founded by Indonesian billionaire Haryanto Adikoesoemo to promote art education and cultural heritage, trying to sow the seeds of art in Indonesia, a country where art is very business-oriented. By interviewing the curator, education department head and curatorial researcher, we learn about the operation purpose, exhibition production and educational activities of this museum, through which we also understand how MACAN allows children to understand their own culture and history in order to become the more creative generation next.

Keywords: art education, art museum, Indonesian art


印尼現代及當代藝術館(Museum of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 in Nusantara,以下簡稱MACAN;圖1)成立於2017年,為印尼第一座國際性現代及當代藝術館舍。MACAN開館將近十個月,在開館的前三個月迎來9萬參觀人次。此館與阿布達比羅浮宮(Louvre Abu Dhabi)、摩洛哥馬拉喀什YSL博物館(Musée Yves Saint Laurent Marrakech)等熱門新興博物館,共同獲選為五大新創博物館。MACAN身為年輕富有活力的現代及當代藝術館,積極擔任當代社會與傳統文化互動的媒介,並藉由館內展覽、教育活動、演講及工作坊傳承印尼複雜的共同遺產,建立自身文化意識

圖1 印尼現代及當代藝術館。(攝影:周品華)
社會創造力的教育園地

此館典藏為印尼石油大亨Haryanto Adikoesoemo之私人蒐藏,藏有許多印尼及世界各地著名藝術家的作品,如安迪沃荷(Andy Warhol)、尚‧米榭‧巴斯奇亞(Jean-Michel Basquiat)、羅伯特‧勞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等人。

Haryanto Adikoesoemo對於藝術之間如何對話很感興趣。印尼是個擁有1萬7千個島嶼的國家,富有蓬勃的文化藝術活力,當代藝術與傳統工藝並存,如染織和皮影。然而即便有如雅加達雙年展此種盛會的存在,在整體視野上,印尼藝術卻稍嫌孤立,沒有與外界產生對話,部分起因於沒有完善的機構。雅加達有許多藝文空間,但都十分商業化,藝術是為了服務市場,蒐藏家的初衷是為了投資,對於藝術的認知來自於蘇富比與佳士得等藝術拍賣公司。Haryanto Adikoesoemo所做的事之所以與眾不同,便是出於他希望透過自己的蒐藏讓東西方藝術產生新的對話,而抦除了商業利益。他期許MACAN帶給印尼社會創造力,透過館內外合作的藝術教育,讓印尼人接觸印尼本土藝術家,透過藝術作品了解印尼的歷史,其終極目標是將此館作為藝術教育機構,成為印尼第一間讓所有人認識現代與當代藝術的美術館。

開館的第一檔展覽「Art Turns. World Turns.」呈現Haryanto Adikoesoemo將近十分之一的蒐藏,講述跨越兩百年間的印尼當地社會與世界藝術潮流發展,其中特地闡述兩個流派在印尼的發展以及與世界的關係。此兩百年間國際上藝術潮流以社會現實主義和抽象表現主義為重心,在印尼以日惹和萬丹為中心向外擴散,展覽將萬丹藝術家Srihadi Soedarsono與Mark Rothko的作品一同展出,展現同時期國際上與印尼內部潮流的呼應。

 

藝術館工作者群像

受訪的策展助理Asri Winata分享在製作展覽上,MACAN有一項重要的突破。Asri Winata表示,事實上大多數印尼藝術家對於著作權並沒有概念,對於自身作品應該擁有什麼樣的法律保護並不在意,然而現今美術館相當在意藝術品的著作權,因此都會為藝術家進行作品授權。Asri Winata說,她的工作便是協助這些印尼藝術家了解並意識到此事的重要性,並且在「Art Truns. World Turns.」展覽中確實實踐。

Asri Winata身為館內唯二的研究組人員,認為自己能參與此展是再幸運不過的事,此展的策展人為Charles Esche與Agung Hujatnika,皆為館外人士,為深度了解印尼藝術的學者。對於Asri Winata來說,藉由與二位策展人一同建構論述,在前置作業中全面了解藏品,因而對於印尼現代及當代藝術有更完整的圖像認識,都是難能可貴的收穫。雖然在我們到訪時展覽已結束,但在訪問教育人員與策展人員時,仍能深刻感受到他們對於參與籌備此檔展覽的彭湃熱情,以及這個展覽之於印尼人,乃至於印尼文化歷史的重要性。

負責設計館內教育活動的教育組組員Renjana Widyakirana說道,這檔展覽對她而言的意義是讓印尼大眾看到印尼的藝術家和故事。展覽期間他們設計了許多教育活動,像是讓參展的印尼藝術家成為帶領創作的老師,帶著孩子們一起天馬行空地在兒童藝術教育空間塗鴉撒野,運用各種媒材一起實驗(圖2)。

圖2 印尼藝術家帶著孩子們一起天馬行空地運用各種媒材,在兒童藝術教育空間塗鴉。(攝影:周品華)

聽Renjana Widyakirana講述過程令人目不轉睛,她是名剛從研究所畢業的年輕女孩,大學唸的是美術系,專長為裝置藝術創作,研究所轉向藝術管理,畢業後隨即進館工作。問到工時等較為實際的問題時,她笑著說,雖然表訂9點上班、5點下班,但她通常都是7、8點後才離開辦公室,身在自己熱愛的環境和事物中,大家總是不知不覺地加班。Haryanto Adikoesoemo重視教育,也因此他組成的教育團隊個個身懷絕技,除了像是Renjana這樣勇往直前的年輕人外,也有像是在教育部門擔任與學校接洽合作的Ade R. Hanif。

Ade R. Hanif在進入MACAN之前在教育界打滾二十年,前一份工作為中學校長,而他在MACAN所負責的正是將偏鄉學校孩子帶入館內的工作,也是創辦人Haryanto Adikoesoemo的美意。Haryanto Adikoesoemo相信,從小接觸藝術能擴大孩子的視野,成長得更為全面,然而大多數印尼的孩子並沒有機會從小接觸藝術,因此他們選擇提供這些學校的孩子免費交通到館,免門票參觀展覽,讓從事藝術教育的老師帶領導覽,並為孩子設計與展覽相關的教育活動,讓這些孩子毫無負擔地擁有完整的藝術經驗。教育活動之於博物館一直是重要發展項目,MACAN的獨特之處便在於,他雖然是私人美術館,卻致力於推廣慈善事業,普及藝術教育,設法觸及更多人。

作為公眾相聚的平台

若想盡可能觸及到人群,博物館必須非常了解其所面對的觀眾是誰,而這些觀眾需要什麼,以及他們缺乏什麼。雅加達現有人口約1千萬人,從擁擠的市區可見其人口之密集。MACAN現任館長Aaron Seeto說道,所有人來到雅加達的第一印象便是擁擠,從機場進入市區的第一印象便是著名的塞車盛況,人口之多,人們卻無處可去。印尼人喜歡群聚,因此在眾多廣場、公園皆可見到人滿為患的景象,了解到這點,MACAN特地延長開館時間,一般公立博物館都在下午4至5點閉館,MACAN的營業時間至晚間8點,希望能提供印尼人一個下班後,亦或是週末相聚的平台。

參訪時正逢館內展出草間彌生特展,Haryanto Adikoesoemo的蒐藏中有不少草間彌生的作品,也因此草間彌生巡迴展在新加坡場後,接著來到MACAN。MACAN座落於一棟類似商場的建築之中,從二樓開始為美術館的售票處,事實上並不是容易抵達的地方,因此指示牌變得十分重要,二樓購票後會前往三樓,便是圖3所見的開闊空間,此處也是展覽入口,置物間、咖啡廳、兒童藝術中心與櫃檯都在這個空間內,草間彌生展已擴及到第四層樓。館長Aaron Seeto表示,館方正在規劃擴大展覽區域,往後四樓將成為常設展覽空間,定期更新與藏品主題相關的展覽,將更多印尼藝術帶給社會大眾。

圖3 開闊的三樓空間是展覽入口,附有置物間、咖啡廳、兒童藝術中心與櫃檯。觀眾在大廳悠閒地拍照聊天。(攝影:周品華)

草間彌生的氛圍漫步在整個館中,延伸到咖啡廳和觀眾休閒的空間,來館觀眾在大廳悠閒地拍照聊天,能感受到此館的確提供觀眾一個相聚的平台。然而館長Aaron Seeto也承認,由於票價及特展性質因素,目前來館的觀眾以中產階級和高知識份子為主,這是往後他們必須努力改善的部分。要如何讓一般人踏進博物館?是館長、教育組組長與策展團隊都不斷強調的,MACAN希望成為一處所有人都願意主動走進的場域。雖然開館尚才十個月,在專業研究團隊的持續努力下,MACAN確實為印尼眾多館舍中最讓人期待的一顆新星。

 

延伸閱讀

 

閱讀更多系列文章:【亞太博物館連線專欄】